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企業破產

企業破產
國泰世行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破產清算轉破產和解案
時間:2020-09-02 | 地點: | 來源:北京破產法庭

 01
裁判要旨
本案是本院自2007年《企業破產法》實施以來審結的首例破產和解案件,是根據當事人意思自治靈活轉換破產程序,充分發揮和解制度的破產預防功能,助力中小型民營企業化解債務危機,實現再建重生的典型案例。破產和解程序具有程序簡化、成本較低、當事人自治程度較高的特點,適宜于挽救債權債務關系較為簡單,不需要對企業經營結構做出重大選擇的債務人企業。本案中,合議庭適時把握關鍵節點依法轉換破產程序,同時在清算程序中前置達成和解意向,為保障后續程序順利進行、優化和解程序運行效果奠定基礎。
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二條、第七條、第九十五條、第九十六條、第九十七條、第九十八條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三條
02
基本案情
國泰世行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泰世行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29日,在經營過程中,該公司因資金鏈斷裂無力償還債務。2017年,債權人依據生效仲裁裁決,向法院申請對國泰世行公司進行強制執行,并在執行過程中申請對該公司進行破產清算,執行法院依申請將該案移送本院進行破產審查。2018年8月23日,本院作出(2018)京01破申35號民事裁定書,受理國泰世行公司破產清算案。
因國泰世行公司仍處于開業狀態,且債權債務關系簡單,僅有45萬余元負債,債權人和債務人均有和解意向。為避免國泰世行公司簡單進行破產清算后徹底退出市場,合議庭釋明引導當事人合理選擇破產程序,并組織債權人與債務人多次協商償債方案,積極促成各方達成和解共識。12月18日,國泰世行公司以該公司擬與債權人達成破產和解,最大限度清償債權人的債權為由,向本院申請破產和解并提交和解協議草案。合議庭對和解協議草案的合法性、可行性進行了重點審查,于12月21日作出(2018)京01破9號之一民事裁定,依法裁定國泰世行公司和解。該案轉入破產和解程序。12月21日,和解協議草案經債權人會議100%表決通過。依據和解協議,債務人引入第三方資金償還債務,普通債權清償率達到57.89%。
03
審理結果
12月24日,本院作出(2018)京01破9號之二民事裁定書,裁定認可和解協議,終止和解程序。當天,國泰世行公司即向債權人償還近95%的欠款。截至2019年1月底,破產和解協議已全部履行完畢,債務人主體資格得以繼續存續,相關人員從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上移除,執行案件也順利終結。
04
裁判理由
在本院裁定受理的裁定中,本院認為,本案中,(2016)京仲裁字第1629號裁決書能夠證明債權人對國泰世行公司享有到期債權。債務人國泰世行公司為企業法人,且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經人民法院強制執行仍無法清償債務,屬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已具備《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原因。在執行程序中,申請執行人書面同意將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本案據此可啟動破產程序。現國泰世行公司在法定期限內未對申請人的破產申請提出異議,故債權人申請對國泰世行公司進行破產清算,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關于受理債權人破產清算申請的規定,依法應予受理。
在本院裁定和解的裁定書中,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九十五條規定,債務人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請和解,也可在人民法院受理破產清算后,宣告債務人破產前,向人民法院申請和解。本院受理國泰世行公司破產清算后,宣告國泰世行公司破產前,該公司向本院提出破產和解申請,并提交和解協議草案。依據和解協議草案,債權人的債權清償率達到57.89%。該草案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并且具備一定的可行性,有利于維護債權人與債務人的合法權益。本院認為,國泰世行公司的和解申請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準許。
在本院裁定終結的裁定中,本院認為,債權人會議通過和解協議的決議,應由出席會議的有表決權的債權人過半數同意,并且其所代表的債權額占無財產擔保債權總額的三分之二以上。國泰世行公司的債權人在第二次債權人會議上對該公司的和解協議進行了表決,通過了和解協議。該和解協議內容未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該決議合法有效,本院予以認可。
05
裁判解析
(一)破產清算程序與破產和解之間的互相轉化。破產和解是在債務人出現破產原因之后啟動,屬于破產預防制度。與破產清算相比,破產和解可以有效緩解債務人清償債務的壓力,使債務人有再生的可能,而且債務人可以避免其經營主體資格被取消,為繼續經營保留有效資源。根據《破產法》第95條規定:“債務人可以依照本法規定,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請和解;也可以在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宣告債務人破產前,向人民法院申請和解。債務人申請和解,應當提出和解協議草案。”根據破產法的規定,和解申請程序有以下特征:一是只有債務人享有和解申請權;二是債務人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請破產和解,也可以在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作出破產宣告前申請破產和解;三是債務人向法院提出和解申請時,必須同時提出和解協議草案。本案中,國泰世行公司在該公司的破產清算程序啟動后提出破產和解申請,即屬于兩種程序之間的轉換,符合法律規定。
(二)和解申請的審查。在破產清算程序啟動后,債務人提出破產和解申請的,由于先前已經對破產原因進行了審查并予以認定,因此只需要審查債務人和解協議草案的合法性和可行性。有觀點認為,在債務人提出和解申請時,只需要對和解協議草案進行形式審查,留待由債權人會議進行表決。筆者認為,法院對債務人提交的和解協議草案的合法性和可行性應當進行審查。因為和解裁定一旦作出,將產生一系列法律效力,影響不同類型債權人的權利,如果不在和解受理階段加以把關,只要債務人提出和解申請就均予以受理,可能會導致浪費司法資源,以及延誤清算,導致債務人財產貶損,損害債權人利益。因此,法院應當初步審查和解協議草案是否損害債權人的利益,是否具備履行的條件,在綜合考量并認為申請主體合法、意思表示真實,具備合法性與可行性的情況下,才能裁定受理債務人的和解申請。
(三)破產和解制度與破產法第105條規定的和解程序的區別。破產法第105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與全體債權人就債權債務的處理自行達成協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裁定認可,并終結破產程序。”(1)根據上述條款可以看出,破產法第105條所規定的是普通的民事和解。此類和解程序不僅需要全體債權人同意,而且貫穿整個破產程序,在破產宣告之后也可以進行普通的民事和解。而破產和解是強制和解,對不同意和解協議的債權人也產生約束力,必須在破產宣告前提出。(2)表決通過的和解協議被法院裁定認可后,是終止和解程序,當債務人不能執行或者不執行和解協議時,經和解債權人申請,法院將裁定宣告債務人破產,和解協議不具有強制執行法律效力。第105條的全面和解在被法院認可后,結果是法院裁定終結破產程序。如果債務人不履行協議,債權人可以申請對債務人破產清算,啟動一個新的破產案件。(3)依照破產和解程序,和解債權人未按破產法規定申報債權的,在和解協議執行期間不得行使權利。在和解協議執行完畢后,可以按照和解協議規定的清償條件行使權利。但是如果依照破產法第105條規定的全面和解,只是在破產程序中的普通民事和解,在和解協議執行完畢后,相當于是全體債權人的債權得到清償,因此未能加入該和解協議的債權人,只能與債務人重新達成和解協議并重新約定清償條件。
合議庭成員|鄭偉華、劉彧、蘇汀珺
供稿|蘇汀珺
制作|谷爽
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
亚洲偷偷自拍高清